中央民族大學官網 | English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大史苑 > 正文
              大師|無問西東,他始終只問初心
              來源:胡媛媛 毛嫣然         發布時間:2018-03-19         編輯:潘嫵媚 趙婷婷
              打印   字號:TT

                陳永齡(1918-2011),著名民族學家、人類學家、社會學家,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研究領域廣闊,涉獵民族學、社會學、人類學和民族史學等學科,尤精于新疆民族史志研究、中國民族學史和中國少數民族志等方面研究。

                陳永齡先生的一生,是一次悠遠的旅行,賞途中海闊魚躍,漠漠黃沙,風雪漫漫,殘石碎礫。他以縱深廣闊的學識灌溉智慧,滋潤心田,拉拔后生,以清明澄凈的人格拋棄一切粉飾,洞見生命的真實。先生的一生是一個中國知識分子勤勤懇懇、兢兢業業的一生,無論在學術生涯還是日常生活中都為后人留下了永恒的寶貴財富。

                踏遍中國田野鄉間

                作為一名杰出的民族學家、人類學家,陳永齡先生在學術研究之路上一直堅持扎實的實地調查,孜孜以求豐富和充實自我?!拔耀@益于實地調查的學風很多,雖然飽嘗酸甜苦辣,但終了都是幸福的。調查使我更加理解和接近社會現實,也深感它對社會科學至關重要?!痹谛陆畬W院當教員時,他主動接觸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錫伯、回、俄羅斯等各民族同學和同事,觀察、了解當地民風民俗。

                1945年7月,陳永齡隨老師林耀華赴四川西北理縣藏族嘉戎地區作文化生活考察。師徒二人起自成都,北去灌縣沿岷江上溯,經汶川轉至梭磨、桌克基等地,共行二千余里,歷時六十三日,其間,經歷了饑寒、病患甚至生命危險?;匦:?,陳永齡悉心撰寫碩士論文《四川理縣藏族土司制度下的社會》,邁出了學術路上堅實的第一步。文章從地理環境、歷史變遷、家族結構、階級區分、政治內幕、經濟生活、宗教氛圍等多個角度對嘉戎社會作了詳盡的描述,對土司制度進行了細致的分析,填補了學界的空白。

                1949年北京新政權成立后,就京郊是否進行土改問題,燕大時任校長陸志韋指定社會學系前往為金陵大學代管的京郊南苑華美莊了解情況。他帶領5名畢業班學生深入農戶,順利完成“南苑華美莊調查”報告,如實介紹了當地土改前的若干問題。報告得到了區政府的高度肯定,也為社會學系的實習課程提出了積極性的建議。

                一路行走田野,兩目關注民生。此后幾十余載,陳永齡先生始終堅持以田野調查作為研究的必由之路。1956年,在毛澤東“搶救落后”的指示下,由彭真同志親自抓,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先后組織了16個少數民族社會歷史調查組。陳先生積極參與其中,并先后擔任四川組學術秘書和青海組組長,先后赴四川、青海等地對當地不同民族的族源、社會經濟結構、歷史事件、歷史人物評價、民族關系、意識形態、宗教等問題進行了深入、細致的調查研究,解決了不少問題,為學界推出了豐碩的研究成果。

                巡訪世界民族之林

                “研究異域民族,是每個人類學者的期待。而我,幸運地得到了上帝的恩惠?!?980年,陳永齡應加拿大薩斯喀撤溫省里賈納大學之邀前去講授《中國少數民族和民族政策》,同時開展對加拿大北部印第安人保留地的訪問研究?;貒?,他陸續發表了《覺醒中的加拿大印第安人》、《記加拿大“第一民族”——印第安人》、《北美印第安人心聲》等介紹北美印第安人現狀的文章,為中國民族學界研究異域民族提供了第一手的資料。

                1982年,陳永齡再次接受加拿大印第安學院邀請,為其世界土著民族研究班授課,并參加了在里賈納舉行的“第一世界民族大會”。陳永齡在政治和法律圓桌會議上作的關于“中國民族政策”的發言,受到了與會者的高度關注。之后,他還完成了印第安人領袖、“第一世界民族大會”創始人喬治-曼紐爾《第四世界》中文版的編撰工作。

                上世紀80年代,陳先生還多次赴美講學訪問。從西雅圖到科瓦利斯,從舊金山到新罕布什爾州漢諾威,從洛杉磯到華盛頓州塔科瑪……所到之處,他都激起了學界思想的交鋒。他與斯坦福大學、華盛頓大學杰克遜國際研究學院等多個知名院所的人類學家們深入交流了研究心得,為西方學界逐漸真實地認識中國、認識中國的各個民族搭建了溝通的橋梁。他多次主張學術研究突破國家界限,與國際學界保持同步,關注國際最新理論的進展與研究成果,以審慎的態度加以批判性、建設性的吸收和借鑒。

                天下桃李沐師德之風

                所謂“大師”,即達到學術跟做人皆高的境界;凡教授知識外,更是為人、修德的典范。

                早年深受吳文藻、林耀華、楊堃、趙承信等先生的熏陶,陳永齡自求學以來一路踏實、勤懇,走得穩健,行得從容。陳永齡先生忠誠熱愛教育事業,對后生晚輩循循善誘,悉心培育。他教導學生扎實理論根基,注重跨學科知識的積累和思維模式的培養;他激發學生的研究興趣,提倡“聚焦”,主張開拓屬于自己的研究陣地;他鼓勵學生深入田野,在一點一滴的實踐中磨練意志,檢驗真知。

                桃李滿天,陳先生卻依舊淡然。他說,自己只是盡了為師者應盡的責任。一次,他的學生王建民在剛參加工作時曾經協助他整理出一篇有關《第四世界》的介紹文稿,因為原作是陳先生親自操刀,又由先生過目,自然就署上了陳先生的名字,但是他執意要求刪去并換上學生的名字。

                陳先生為人淡泊,盡管在生活上很注意節儉,卻芥視在他人看來要打破腦袋的事情。先生從不會去計較職務高低、收入多少、排名前后、提升職稱年份等,甚至會避之而不及。平日即使受到種種壓力,更有諸多心情不快之時,先生為了學科的利益和發展,總是坦然以對,有時甚至在旁人看來有“忍辱負重”之感。外人眼里的陳永齡教授總是那樣和氣,臉上總是帶著微笑,似乎從來不會發脾氣,是一個標準的“老好人”。

                教學科研而外,陳先生還曾經擔任過中央民族學院研究部、歷史系和民族研究所的行政工作和領導職務,主持和參與了諸多國家級課題,其中的行政管理和協調工作十分繁雜。他為人謙和、辦事認真的態度給協作者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提到陳永齡,許多認識他的人也都會說:“他是一個好人!”

                寬闊的學科視野、鮮明的學術風格、踏實的治學作風和進取的為學心態,使得陳永齡成為中國民族學、人類學、社會學界的一代大師。他的精神將影響一批又一批的年輕人走向理想的殿堂。

                陳永齡先生的一生是一個中國知識分子勤勤懇懇、兢兢業業的一生,他在學術生涯中為我們留下了永恒的寶貴財富。追隨陳先生和其他老一輩學者給我們開辟的學術道路,繼續開拓和發展中國民族學、人類學、社會學事業,正是對陳永齡先生最好的紀念和追悼。人生苦短。陳老先生留給我們的,留給我們生命的意志,留給我們人生的高風亮節已成永恒。




              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未注明其他出處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央民族大學新聞中心,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網作品的應注明“來源:中央民族大學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其他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有關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聯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學新聞中心 mucxcb@muc.edu.cn

              中央民族大學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學官方微博中央民族大學官方B站中央民族大學官方抖音
              分享到:

              新聞頭條

              更多
              民大,我們回來了!

              推薦校報

              更多
              全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