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學官網 | English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大史苑 > 正文
              回憶初來民院學習的日子
              來源:胡振華         發布時間:2016-06-20         編輯:李紅亮
              打印   字號:TT

                謹以此文獻給中央民族大學65周年校慶

                今年是中央民族大學建校65周年。我是這所學校語文系的第一批學生。我在這里從學習到工作,迄今也是65年了。65年來,有許多往事值得回憶,我就從初來中央民族學院學習的日子開始回憶,先說說我是怎么進入中央民族學院的吧!

                1950年11月24日,政務院第六十次會議批準了一個《培養少數民族干部試行方案》和一個《籌辦中央民族學院試行方案》。這兩個方案體現了黨和政府的民族政策,對解放初期及以后的民族工作順利開展都起了重要作用!當時政務院里設有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負責管理全國的民族事務。中央民委的主任由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李維漢兼任,副主任是烏蘭夫(蒙古族)、劉格平(回族)、賽福鼎·艾則孜(維吾爾族)。烏蘭夫是內蒙古自治區主席,經常工作在呼和浩特市,賽福鼎·艾則孜是新疆省副主席,經常工作在烏魯木齊市,劉格平是常務副主任,在北京協助李維漢主持中央民委的工作。1951年,中央民委向全國各個大行政區的軍政委員會發去了讓各地向中央民族學院推薦學生的文件。我所在的山東大學收到這個文件后,號召在讀大學生報名。就在這個時候,賽福鼎·艾則孜副主席自新疆到山東大學來視察,他動員學生到新疆參加邊疆建設。許多同學聽了學校的號召及賽福鼎·艾則孜副主席的動員后,都紛紛報名。我非常希望能被批準去中央民族學院學習,然后再去新疆參加邊疆建z學張崇藩、陳大明、李云仙(女、回族)、李延良,被批準赴北京學習。

                1951年11月2日晚,我們來自山東大學的五位學生乘火車到了北京。我們下了火車,走出前門附近的北京火車站,按照學校通知的地址,來到分司廳那里的一個小四合院報道。那時的中央民族學院剛剛成立,坐落在北京北新橋、交道口附近國子監對過的一個院子里。學校是一座兩層樓的建筑,教學辦公室、簡易教室、醫務室、閱覽室都在這座樓里。禮堂和食堂是平房,食堂外邊有個燒開水的大茶爐,師生都到這里來打開水。聽早來的同學說開學典禮就是在這個禮堂里舉行的,朱德副主席等國家領導人都出席了開學典禮。學校的人事科、總務科在附近一個叫作分司廳的地方,學生的宿舍分在好幾處。我們報到時見到了人事科科長王克同志(女)和副科長周玉山同志(回族)。后來我們才知道,王克同志是當年的紅軍戰士,參加過長征,周玉山同志是回民支隊的戰士,參加過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王克和周玉山兩位同志熱情接待了我們,在屋里煤球爐子上為我們煮了掛面,吃過晚飯后把我們四位男生送到了雍和宮,把李云仙送到了附近一個胡同里的女生宿舍。我們1951年11月從全國各個大學來的這一批60多人中的男學生都住在雍和宮的一座破舊的大廟里,窗戶上糊的紙都漏著小洞,夜里刮進陣陣寒風,吹進不少砂土來。廁所離得較遠,院里路上的地磚高低不平,加上夜里燈光暗淡,又是舊式蹲坑,上廁所十分不方便。初到中央民族學院,我們上課、開會、吃飯、睡覺不在一個地方,天天跑路,但我們沒有人覺得累和不習慣,反而為能成為首批學習民族語文的中央民族學院學生感到非常幸福和自豪。因為我們都是響應祖國獻身民族工作的召喚,自愿報名被批準推薦前來的,也都是有幸能在祖國首都學習的大學生。

                當時,中央民族學院的學生一律享受公費的中灶待遇,學校分發衣服和學習用具及生活用品,每月還發零用費,體現了黨和政府對培養民族工作干部工作的重視。這時的學校里只有軍政干部訓練班一、二、三班,藏語班和我們后來的民族語文班,另外還有一個民族文工團,胡松華那時就是這個文工團的團員。為了適應當時民族工作的要求,軍政干部訓練班中有原在政府里工作的民族干部、各族大學生、也有少數民族宗教人士和民族地區的起義軍官等。他們多數人經過短期的政治培訓結業后回到民族地區工作,少數人留校成為了中央民族學院的教師或行政人員。藏語班學生有35人,白振河(回族,參加過回民支隊)是班主任,從北京大學借調來的于道泉先生講授藏語,還有藏族格桑居勉先生協助輔導。我們后來的民族語文班學生共65人,參加過抗戰和解放戰爭的李春芳和武耀之兩位先生是班主任,從北京大學借調來的馬學良先生負責民族語文班的教學工作,并講授《語音學》課。入學的最初并沒有上業務課,而是集中一段時間進行了入學教育,先聽大報告和開會討論,學習民族情況、民族理論和民族政策,端正學習態度,樹立為少數民族人民服務的思想。我們65人分為若干小組,記得我和李延良、曹翠云、劉應貞、高嘉樂、張彥翼、趙祥瑞等同學一個小組。李延良是政治學習組長,我是業務學習組長,他是正的,我是副的。

                中央民族學院是延安民族學院的繼續,國家非常重視新建立的這所培養民族工作干部的學院,在北京西郊修建了民族形式的新校舍,任命烏蘭夫為院長、劉格平為副院長,還有劉春及民主黨派的著名專家學者費孝通、夏康農等為副院長,參加過長征的胡嘉賓為秘書長,參加過抗戰和解放戰爭的尹育然為教務處長,同時先后往學院里還派了不少延安時期的老干部來工作,其中有宗群、王萍(女)、霍流(回族)、蘇冰(女、回族)、浩帆(蒙古族)等。在全國院系調整時把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燕京大學等大學和從國外回國的一些與民族語言、民族歷史、民俗學、社會學有關的著名專家和中青年學者都集中調進或兼職于中央民族學院,其中有吳文藻、潘光旦、楊成志、費孝通、林耀華、白壽彝、翦伯贊、翁獨健、馮家昇、王靜如、陳述、于道泉、王森、聞宥、傅樂煥、馬學良、傅懋勣、周達甫、張錫彤、柳陞祺、李森、鄺平章(女)、宋蜀華、石鍾建、吳豐培、胡先晉(女)、韓鏡清、徐宗元、程朔洛、賈敬顏、黃淑聘、朱寧、吳恒、李文瑾、王輔仁、王良志、陳鳳賢、姚乃青等。這些研究民族歷史、民俗學的專家學者都在當時成立的研究部工作。他們分屬好幾個研究室,總的負責人是宗群。當時學校領導班子和師資隊伍都很得力、很稱職,體現了黨的領導和民族團結及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民主和諧氣氛,標志著中央民族學院面前將呈現出向著欣欣向榮發展前進的美好愿景!

                1952年春天,中央民族學院從城里搬到了北京西郊,我們來到了新蓋起來的校舍。這里的周圍都是農田,聽說學校面積還要擴大,要包括到白石橋邊。學校大門附近有一個汽車站,我們進城時就在這里搭公交車。但我們學生常常是步行到西直門再換乘有軌電車。那時校園里沒有樹,我們在下午課后常常是義務勞動種樹?,F在,學校里的不少大樹都是我們師生那時種下的。對“前人種樹,后人乘涼”這句諺語,我們老“民院人”有切身體會!

                搬到西郊新校舍后,我們從各個大學來的學生和比我們早來的藏語班學生合成了語文系,馬學良老師是系副主任、吳一飛(回族)是系秘書。全系又新開設了維吾爾語、涼山彝語、納西語、湘西苗語、黔東苗語、黔西苗語、金秀瑤語、凌云瑤語、狀語(僮語)和布依語等十個班。當時沒有這些民族語的教師,便從軍政干部短訓班中抽調部分少數民族學員擔任了民族語老師。我被分配到維吾爾語班學習,我們的老師是錫伯族的鍾棣華先生和維吾爾族的伊薩木丁先生。我們學習的課程有維吾爾語(包括基礎維語、會話、文選等)、中共黨史、聯共黨史、政治理論、民族情況和民族政策方面的課及新疆歷史、語音學等,還有不少結合當時形勢的大報告。新疆歷史課是聘請北京大學東語系的郭應德先生教授的。為了學好維吾爾語,我們與軍政干部短訓班的維吾爾族學員合住在一個宿舍,有的三人一間,有的四人一間。這樣,既相互學習了語言,增進互相了解,又有利于民族團結。對當時的“民院人”來說,民族團結是基本功,給我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在一走進中央民族學院的校門就能看見高高豎立的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各民族團結起來”(毛主席題字)的大牌子。六十多年過去了,我一直還把“民族團結是基本功”深深地記在心中。這就是初期的中央民族學院給我的教育!

                在全國高校院系調整中,把北京大學東語系中一些民族語專業的師生都合并到中央民族學院語文系,原在北大講授維吾爾語的李森先生來了,他帶來的學習維吾爾語的學生與我們中央民族學院維吾爾語班的學生通過考試,按水平分為甲、乙兩個班,我被分在甲班。過了不久,費孝通副院長和胡嘉賓秘書長找我、張公瑾和程默談話,說由于工作需要,我們三人要提前畢業留校當老師,當時不叫助教,叫輔導員。我在人事處填表的時間寫的是1953年1月11日,領導與我們談話的時間比這個時間還早一些。我被調出是學校讓我準備開設佤語班(“佤”當時叫“卡瓦”),招收學生學習佤語。我就一方面作為助手跟著費孝通先生做佤族方面的調查,一方面在馬學良先生的指導下記錄佤語,編寫《佤語講義》及《佤漢語詞匯》。我當時被分在語文系第五教研組做佤語工作,后來協助佤語教師陳學明(佤族)講授佤語。

                1953年11月,費孝通副院長、語文系副主任馬學良先生找我談話,說是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為了解決一些民族需要改革文字、一些民族需要創造文字的問題,要派一些民族語文工作者深入民族地區進行調查,并參加改革和創制文字的工作。學校領導決定派我去新疆天山南北和帕米爾高原調查柯爾克孜族語言,并參加創制文字的工作。

                我于1953年12月8日離開北京前往新疆了。這一次長達一年的新疆之行決定了我一生走的道路,使我立下了一輩子從事柯爾克孜語言文化教學研究工作、為柯爾克孜族人民服務的決心。1957年,我終于實現了在中央民族學院開設柯爾克孜語專業,為國家培養柯爾克孜語人才的愿望。后來,在這里接待過吉爾吉斯斯坦著名詩人阿勒·套康巴耶夫和一些吉爾吉斯斯坦學者?!拔母铩焙筮€把著名《瑪納斯》演唱大師朱素普·瑪瑪依從新疆接來北京,進行了為期一年的《瑪納斯》搶救工作。

                如今,每每回想起當年在中央民族學院的往事,我總會心生感激。感謝祖國和各族人民培養我成長為熱愛民族教育工作的一個懂得感恩的人民教師,感謝黨和政府教育我要終生為民族團結服務,獻身民族教育事業,獻身對外友好交流工作。

               ?。ㄗ髡呦抵袊贁得褡逭Z言文學學院教授)


              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未注明其他出處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央民族大學新聞中心,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網作品的應注明“來源:中央民族大學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其他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有關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聯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學新聞中心 mucxcb@muc.edu.cn

              中央民族大學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學官方微博中央民族大學官方B站中央民族大學官方抖音
              分享到:

              新聞頭條

              更多
              民大,我們回來了!

              推薦校報

              更多
              全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