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民族大學官網 | English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大史苑 > 正文
              潘光旦:做學問要一點一點日積月累
              來源:新浪網         發布時間:2016-05-31         編輯:張鳳儀
              打印   字號:TT

                我國著名優生學家、社會學家、民族學家和 教 育 家 潘 光 旦(1899~1967),與清華有著極密切的關系。1913年~1922年,他在清華學校做學生,是學習和成長的 9年;1934年~1952年,他在清華社會學系任教授,是授業和服務的18年。在這期間,他還兼任清華大學教務長10年(1936年~1946年)、秘書長2年(1939年~1941年)、圖書館主任(后改稱館長)14年。

                形似龍 氣如虹 德能容 志于通

                潘光旦的研究范圍很廣,涉及多個學科,在清華社會學系講授過 6門課程:家庭演化、家庭問題、優生學、人才論、西洋社會思想史、儒家之社會思想。1952年調到中央民族學院后,他又在民族學研究上取得了學界公認的成績。他的為人,與刻在他自制老竹根煙斗上的十二字銘文是相當吻合的,那就是“形似龍,氣如虹,德能容,志于通”。

                早年在清華上學時,潘光旦因運動而致腿傷,后來由于結核菌侵入膝蓋而不得已鋸掉右腿。這不能不說是人生的一大打擊,但他最終克服困難,竟從未缺席同學們的周末郊游,在1934年秋他還走了20公里山路攀上北京妙峰山頂。他當年的學生回憶說:“堅強的意志力,使他的精神比一個正常的人,顯得更為富有生意?!?/span>

                梁實秋認為潘光旦學貫中西,頭腦清晰,有獨立見解,其作品體現了“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之凝合”;冰心則評價他是 “男子中理智感情保持得最平衡的一個”。他是費孝通的良師兼益友,費孝通回憶道:“潘先生這一代人不為名,不為利,覺得一心為社會做事情才對得起自己。他們寫文章也不是為了面子,不是做給人家看的,而是要解決實際問題。他的人格不是一般的高,我們很難學到?!?/span>

                做學問要抓住不放 日積月累

                潘光旦認為,治學就是四個字 “抓住不放”;做學問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須要一點一點日積月累的。堆聚既多,自有豁然貫通的一天。別的事也許可以速成,但學問是積銖累寸的東西,根本不能速成。他還認為以囫圇吞棗的方式取得的所謂成就,對個人或許有些益處,但對學問本身和社會而言,則是害多而利少。

                1953年初,潘光旦開始對“土家”進行研究,他博覽史籍,通閱地志,搜讀筆記,遍求經、辭、詩、集。在文獻研究之外,他還執著地尋找深入“土家”地區從事社會調查的機會。1956年他和同事前往湖南等地,在26個調查工作日中訪談了70多個調查對象,其中包括省、地、縣各級領導干部,中學、師范學校校長和教師,基層一般干部,以及警衛、轎工和過往行人等。

                他在晚年決心通讀二十四史,將其中有關少數民族的資料全部勾劃出來,整理成一套豐富的中國少數民族史資料匯編。在中華書局標點本尚未出版時,眼睛又高度近視的情況下,他耐住寂寞,依靠放大鏡,對每部正史從頭讀起,完成了這一堪稱浩大的工作。2005年,《中國民族史料匯編》一書終于出版問世。

                讀書要有廢寢忘食的精神

                潘光旦曾對向他求教的學生說過:“讀書要有廢寢忘食的精神,才有成功的希望?!弊x書、買書可以說是他的一種癖好、生活習慣。他從不積蓄金錢,收入大部分用來買書,以至于存折上只有生活費用,但藏書卻布滿了好幾間屋子。雖然他時常以“藏書在圖書館里都找不出來”為耀,但臨終卻把所有藏書都無償地贈給了中央民族學院。

                潘光旦在清華圖書館任上更是延伸了他的愛書情結,秉承“以適用為主,不存偏見,不究版本,不專收買太貴卻不常用之書”的購書原則,親自多方奔走網羅收購圖書?!杜斯獾┪募肥珍浰麑懡o梅貽琦校長的信函36件,而其中與圖書館事務有關的達21件之多,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他對書和清華圖書館所傾注的大量心血。

                教育的目的是人格的培養

                “君子之學也,以美其身;小人之學也,以為禽犢?!迸斯獾┱J為教育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每一個人的人格的培養。因為人格是具體的,人與人之間各有異同,所以他特意強調是每一個人的人格,而非空洞的和籠統的人格;而健全的人格,是要去假我以成真我,去偏蔽之我以成通達之我,去私我、小我以成公我、大我。

                通才教育思想是梅貽琦和潘光旦的共識,《大學一解》、《工業教育與工業人才》兩文是他們共同的作品,都是由梅貽琦先擬好提綱,由他代為寫成的。他還認為大學的院系多了有交流的好處,如理、工、農、醫的學生能多得一些文、法的涵養,而文、法的學生也可以多些真正唯物的精神。

                潘光旦在教育上最具特色的貢獻是提倡 “位育之道”。位育取自《中庸》,意為“安其所,遂其生”,接近于西方論 中adaptation的概念,即人與歷史、人與環境之間相互影響、共同演化。所以,他提出這樣的主張:不向古人五體投地,也不受潮流的頤指氣使,擇善而從,擇不善而改。

                潘光旦一生對學問孜孜以求,以認真做學問、做事、做人終其一生。

              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未注明其他出處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央民族大學新聞中心,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網作品的應注明“來源:中央民族大學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其他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有關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聯系方式:中央民族大學新聞中心 mucxcb@muc.edu.cn

              中央民族大學官方微信中央民族大學官方微博中央民族大學官方B站中央民族大學官方抖音
              分享到:

              新聞頭條

              更多
              民大,我們回來了!

              推薦校報

              更多
              全民彩